nba的胜分差什么意思
段修斌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頁
中西方理論兩個制高點與文明同化
2019-10-31
字號:
    文明與文化的核心在于理論,而由于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的分類,理論之根又存在著總根與分根之別,比如我們中華理論的總根屬于太極,但其人類社會之根則屬于勞動,它屬于我們中華現代社會科學的分根,其既透著中華太極思維“編譯”的靈性,又載有馬恩學說的“源文件”,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印記明顯。但由于兩“根”的古老與現代概念混用容易產生錯亂,論述起來也有些啰嗦,所以,這就需要借助于西方哲學的概念予以表達(我們原來的概念有些不夠用了),將它們分別稱為“宇宙觀”和“人類觀”。

    “宇宙觀與人類觀”是由“世界觀”分解而來,其屬于(宇宙)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兩大系統論頂頂重要的兩大根概念,像前文中的一系列探索,便是由這兩大概念出發,最終轉一圈又要回到這兩大概念,由它們所統帥并提綱契領,其也屬于理論之“綱”。

    “根”與“觀”的視角還是存在著一定區別的,前者是從地下的深層審視過來,而后者則是從高空往下予以審視,這隱隱帶有中西方思維占位與視角的區別,但我們中國的“先有天后有地”之說也存在著由高到低這一邏輯,所以它們又有些相通。而這種從高空往下予以審視的“觀”,實質上也就是一種“制高點”。

    前文曾談了太極原理的現代化問題,也曾多次對中華系統論的“宇宙觀與人類觀”問題進行過特別強調,其實,它就屬于太極原理的兩個分支,即“宇宙太極和人類太極”,由它們兩者為基礎分別構建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兩種系統論。但從網絡中的反映看,似乎并沒有引起大家的重視,本文就在前文探討的基礎上,再將它們集中起來談一談。

    嚴格來講,“宇宙觀與人類觀”問題,其實質上就屬于馬恩所強調的“唯物論”,它屬于兩種系統論之根。這兩大根系的確定必須要有充分的科學依據,不是可以隨意想象的,更不能靠“抽象”所產生,如果搞不清這一問題,盡管所談文明、文化和理論等能夠洋洋灑灑,那也屬于“唯心論”,屬于空談或清談,而這種現象事實上存在已久,并且非常嚴重(許多學者深陷其中而不自知)。由此,學術理論界的正本清源還任重而道遠。

    縱觀近現代以來中西方理論界,西方運用其“哲學”作為其理論,而我國學界則由于西學盛行,事實上并沒有自己的理論(曾當成“封建”和“四舊”給反了),即便有所探討也是運用西方的“哲學思維”在思考,其大腦事實上已經被嚴重西化,這是我國理論界缺失自己話語權的根本原因所在。而只要醒過神來,我們的本土理論和思維一旦被重新挖掘出來并予以現代化,其作用之大,超乎想象。

    公平地講,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兩個理論之根或制高點,中國搞出來一個,西方搞出來一個(馬恩“人類勞動觀”),但也不客氣地講,它們都最終成就了中華系統論。

    一、西方理論的兩個制高點與“龍種”馬克思主義

    通過前文分析和以上所言,我們的中華理論和思維原來是那樣博大精深,并那樣無與倫比,但卻在近現代隨著西學東漸,其哲學也假借“二手馬克思主義”滲透進來狐假虎威,西方思維便堂而皇之地“鳩占鵲巢”登上了我國理論與思維的“大雅之堂”,在理論界出現了嚴重的“劣幣驅逐良幣”現象。這是我們國學的悲哀,也是給馬克思主義原理抹黑,很需要追根究底予以審理,爭取能夠正本清源,還其清白(請參看下面表格反映內容)。

    (一)西方理論中的兩個制高點仍處于迷蒙之中

    如上所述,理論制高點實質上就屬于其理論之根,它屬于根概念,自然科學“宇宙觀”與社會科學“人類觀”這兩大制高點如果掌握不住,所形成的理論體系就會出現全盤混亂。

    西方為尋找這兩個制高點,曾經歷了“上帝→物質→?”階段,由于“?”階段目前還正處于那些科學家與理論家們“待審”中,所以其理論目前正處于混亂與迷蒙之中。

    1、西方宗教神學與哲學的關系。前文中曾說過,【(哲學)既屬于目前西方理論和思維的典型特征,也屬于我們系統論(思維)回歸和中華文明復興的最大障礙。】所以,這個問題有必要繼續探討一下。

    很顯然,按照宗教理論,西方理論的宇宙觀為“上帝”,而其哲學則一直在“精神與物質”或“意識與存在”問題上爭辯,也一直都沒能解決宇宙觀問題,所以其哲學也就只能以所謂的“規律”為由懸浮于世界上方難以落地,只能靠人為規定的“推理或邏輯”維持存在,并且還由此而誕生了所謂的“思維科學”。

    究竟是“物質第一性還是精神第一性”,它屬于西方哲學的根本性問題。這說明其哲學最起碼承認物質與精神同時存在,其爭論的中心無非是究竟誰是第一性的問題。

    即便“物質第一性”,它也只占宇宙質能總量的4-5%,由其所抽象產生的哲學哪能屬于什么“真理”?再者,由于物質運動都屬于相對運動,所以,由其所抽象產生的哲學也必然隸屬于相對運動,這毫無疑問。由此,隨著科學的發展和發現的增多,西方的哲學理論和思維也就到處漏氣,到處穿幫。

    西方宗教神學與哲學的關系可以這樣概括,1)宗教神學的“上帝”既存在于物質誕生之先,也存在于物質世界之上,2)而哲學則是由物質運動“抽象”所產生,它與物質世界區分為上下兩層,消除了其“上帝”存在于物質誕生之先之說,算是一種進步。雖然哲學一直存在著“精神與物質”或“意識與存在”之辯,但其存在的本身就屬于“精神”或“意識”,本身就屬于馬恩所批判的那種“形而上學”。然而哲學畢竟是由物質運動現象所抽象產生,它較上帝“創世”那種唯心論進步了一個層次,這屬于西方理論由宗教神學向世俗理論靠攏或過渡過程中必然經歷的一個步驟。

    2、馬恩學說與西方宗教神學和哲學的區別。在前文中曾有這樣一段話:【西方的“上帝”一直居于世界的上方,由其“創造”了宇宙和人類社會,并為其提供著“第一推動力”,而現代的“哲學”或“邏輯真理”也同樣居于世界的上方,同樣為“科學之母”,其與“上帝”具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它實質上屬于“皇帝的新裝”或“換湯不換藥”,只不過其由有神論換成了泛神論或“弱有神論”而已。由此可看出西方思維方式的頑固性,也由此能理解其那么多科學家與哲學家難以突破這一思維怪圈的原因,并更能深刻領悟馬恩“歷史唯物主義”對西方思維方式突破的革命性意義。而在世界文明史上,事實上唯有中華理論和馬克思主義才屬于真正的無神論。】

    根據《中西方文明的根脈》中的“一覽表”和以上追究,它不但將西方宗教神學與哲學的基本關系追究出來了,也將其與馬恩“自然辯證法”或“歷史唯物主義”的關系追究出來了,請看下表:

    馬恩學說與西方宗教神學和哲學對照表

    (西方)文明之根宇宙∣人文系統論基本矛盾(絕對運動)特殊矛盾(相對運動)

    (西方)宗教文明 (半神半獸)宇宙系統論上帝“創世” (第一推動力)哲學或邏輯真理(形而上)

    物質運動

    人文科學系統論上帝“造人” (第一推動力)哲學或邏輯真理(形而上)

    各種社會運動

    馬恩學說人文科學系統論唯物史觀(縱向運動)剩余價值學說(橫向運動)

    特注  1)在此只選馬克思主義社會科學,而其有關自然科學內容從略。很顯然,馬恩的唯物史觀已經不屬于西方哲學,因為它闡釋的是人類社會的縱向運動,而其剩余價值學說則屬于歷史唯物主義的一個組成部分,屬于人類歷史發展到資本主義階段的橫向運動。 2)引言中所提西方搞出來的那個理論制高點,便是馬恩學說中的勞動觀。運用中華縱橫運動思維解讀馬恩學說,就將其與西方理論和思維徹底區分開來了。對此請深入思考,馬恩學說是否屬于對西方理論與哲學思維的一種質的躍升和突破?這已經屬于一個基本的事實,并且鐵證如山,不容否認。 3)通過系統分析西方理論反映得非常清楚,無論是其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其理論制高點或理論之根都屬于“上帝”,包含其“哲學”在內實質上也是如此,所以,馬恩將哲學定性為“多余的東西”的原因就搞清楚了。然而,我國有些學者則對西方哲學戀戀不舍,欲想運用這種思維搞出一種形而上學的“中國哲學”,那是沒有出路的,因為其事實上并沒有根,屬于另一種似非而是的“唯心論”。

    通過表格所列內容非常明顯地反映出,西方近現代科學理論和思維事實上一直都沒能解決“宇宙觀與人類觀”這兩大根本性問題,由此也就決定了其一系列理論和學說在根本上都不可避免地帶有形而上學的唯心論或“不著調”的空談色彩,這一問題通過我們傳統的無神論與馬恩“唯物論”相互結合后再深入探究,它反映得更為清楚(更加反映出其需要革命的必要性)。而在西方自古至今的歷史上,其在理論的兩大制高點問題上有所突破并有所貢獻的,事實上只有馬恩的人類勞動觀。

    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中,對馬克思的歷史功績只總結了兩點:1)唯物史觀,2 )剩余價值學說。在此再請大家思考,“唯物史觀”與“剩余價值學說”是否屬于人類歷史一縱一橫的運動?其是否屬于縱橫運動思維,是否與我們的中華系統論思維相一致?事實明明白白地擺在那里,這已經不由分說。

    (二)“龍種”馬克思主義與“跳蚤”馬克思主義

    我黨一直在強調要“讀原著、學原文、悟原理”,通過以上對馬恩學說基本結構的分析,我們教科書中那種“二手馬克思主義”原理的確很值得商榷。

    據資料反映,馬克思曾先后五次說過“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也曾針對一些“二手馬克思主義”說過:【我播下的是龍種,而收獲的卻是跳蚤】,在此就這一問題談點看法供參考。

    通過再次追究更能夠說明,馬克思主義原理的確存在著“以中解馬”與“以西解馬”的區別。

    1、馬克思緣何說“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據資料記載,馬克思曾申明“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究竟原因何在?對此很值得追究。

    我們所接受的馬克思主義教育大多都屬于“二手馬克思主義”,比如教科書和工具書等基本都屬于這一類,那些所謂的專家只不過屬于一些馬克思主義“擁躉”而已,通過他們向我們所傳播的馬克思主義已經被打了折扣。為不被庸俗化傾向所混淆,馬克思本人曾先后五次申明“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這說明,馬克思主義原理非常深邃,許多人其實并沒能真正搞懂,這在馬恩在世時已經表現得非常明顯,雖然許多人都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但馬恩本人卻對其不予承認,并與其劃清了界限。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個人認為問題出在思維,比如馬恩曾創立了“歷史唯物主義”,它事實上已經突破了西方理論與思維(“唯物主義”概念與哲學存在著關聯),但許多人卻由于深受西方那種“哲學思維”所困難以突破,硬生生搞出了個“馬克思主義哲學”出來,并將其與西方哲學混在一起,怎么也說不清楚。這屬于歷史發生轉折過程中的一種現象,它也反映著中西方理論和思維的基本輪廓。

    2、“龍種”馬克思主義與中華理論相通。很顯然,通過馬克思那句【我播下的是龍種,而收獲的卻是跳蚤】,他早已將那種“二手馬克思主義”定性為“跳蚤馬克思主義”。而對于其所說“龍種”是否與我們中華傳統理論有關還不得而知,它究竟屬于一種巧合還是意有所指,似乎也難以考證,但馬克思確曾發表過不少有關中國的文章,而作為理論功底深厚的大學問家,只要對其稍微研究一下就能發現其端倪,應該說馬克思對于中華文化和理論的研究與見解絕不會在我們之下。事實上,只要掌握了“本根論”或“唯物論”原理,一些理論搭眼一看,不用太費事就能看出其基本性質。

    “龍是中國等東亞區域古代神話傳說中的神異動物”,而“龍文化、龍的傳說蘊涵著中國人所重視的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它屬于中華文化的一種標志,這是世人共知,確定無疑的。

    遺憾的是,對馬恩學說的追隨者卻很少能正確理解馬克思主義原理,甚至會出現“任意曲解”的現象,比如兩位偉人曾不止一次宣布“哲學終結論”,而眾多追隨者卻硬是牽強附會地搞出來一個“馬克思主義哲學”予以販賣,將馬克思主義原理搞得面目全非,并將其搞成了另一種版本的“二手馬克思主義”,而這種“二手販賣”,極容易產生馬克思所說的那種“跳蚤”式的馬克思主義(目前網絡中仍大量存在)。

    通過以上表格所列內容可以看出,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我們中華系統論的基本結構:“基本矛盾+特殊矛盾”所闡釋的縱橫矛盾運動思維的確是非常吻合的,這毋庸置疑。

    對于馬克思主義原理的曲解問題可能出在“唯物主義”等概念和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名稱上,但它與西方哲學和“黑格爾辯證法”等則存在著嚴格的區別,其“唯物史觀”本身就屬于“自然辯證法”所揭示的縱向運動,而西方哲學所闡釋的則屬于自然橫向的相對運動,這非常明確。

    在此,我們不必對馬克思所說的“龍種”概念進行考證,但根據中華思維對于馬恩學說基本結構的解讀,則明顯存在著“中版馬克思主義”與“西版馬克思主義”的區別,并且所解讀出來的結果大相徑庭,這屬于一個非常明確的事實。

    所以,作為國人,我們需要繼承并發揚馬克思主義的“龍種”原理,而不要做那種“跳蚤”式的馬克思主義者。

    二、中華系統論的兩個理論制高點

    在此,我們將“宇宙觀”和“人類觀”這兩大概念分開來談。

    (一)中華自然科學系統論的“宇宙觀”

    我們太極原理的本質屬于“氣(即‘能量’)”,它也屬于宇宙的本質,這已經由《道德經》和中醫藥原理等給予了進一步說明,《易經》的“變與不變”原理也源出于此,即無論宇宙自然現象出現多少變化,但其“氣”的本性或性質不變,而其運動形式則一直在變,否則,其“變”的是什么,而“不變”的又是什么就說不清楚了。

    中華系統論的“宇宙觀”與我們所說的“文明和文化”概念直接相關。實事求是地講,我國學界近現代以來對我們的本土理論研究不但不足,而且還將其當成“封建”或“四舊”給反了,致使我們的本土理論被歷史的塵埃所掩埋。由于沒有自己的理論可用,也就被動或主動地接受西方的哲學理論和思維,并進一步導致西學在我國興盛了起來,由此我們國學便在近現代遭遇了一段難以避免的曲折(這段曲折有利有弊)。

    前文中有句話:【太極圖的顯著特征有三:1)宇宙觀。這屬于(宇宙)自然科學系統論的制高點,它不但一舉跨過了有神論思維,而且也一舉跨過了西方哲學那種“精神與物質”或“意識與存在”的爭論,直接給出了答案。盡管其“氣”與現代的“能量”有所出入,但其所產生的理論體系則結構非常完整而嚴謹(由此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后便產生了正確的“人類觀”,并為社會科學系統論的構建奠定了最堅實的基礎)。…】

    本來我國傳統理論中的“宇宙觀”是很明確的,但其由于科學發展的局限難以證實,反而使我國學術理論界出現了那種“回旋”,拋棄了我國“氣”的既有結論,也加入到西方哲學那種“精神與物質”或“意識與存在”的論戰之中,由此西方哲學也在我國盛行了起來。

    自己也看到了網絡中有關中華《易經》和“陰陽”等概念嘗試著解讀的一些版本,有的在探究“氣”的產生與運動,已經深入到了對宇宙本質的追究,值得鼓勵(但還沒能搞清楚能量如何運動)。但有的學者既搞不懂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的區別,也搞不懂“宇宙觀”與“人類觀”是怎么回事,更搞不懂由其而產生的基本矛盾運動,而是拐到某種“小九九”岔路上去,自己不太贊同。至于有學者自詡在理論探討中“新發現了萬千種人類社會發展基本規律”之說,更是不敢茍同,因基本規律只能有一種,其“萬千種”說明其還沒能抓住理論制高點或理論之根,還沒能做到我國“本根論”和馬恩“唯物論”的嚴格要求,自己反復聒噪的“萬千種基本規律”之說已經穿幫了。

    對于中華古老理論的不同解讀問題,可以各抒己見,這屬于我們的內部討論,但自己倒是很希望能與那些西學派展開一場針鋒相對并痛快淋漓的辯論,因為真理越辯越明,理論的制高點也會越辯越清楚,從而為中華系統論的進一步完善提供助益。

    (二)中華社會科學系統論的“人類觀”

    我們中國的宇宙系統論在一開始就確定了理論的制高點:太極宇宙觀(氣),而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基礎上,它也很自然確準了社會科學系統論的制高點:人類勞動觀,從而與宇宙系統論一起,構成了系統而完備的中華系統論理論體系。

    1、馬恩的人類勞動觀。太極原理的制高點以及由其所構建的系統論曾保障中華文明長盛不衰,而社會科學制高點將會引領人類走向新一輪文明。

    馬恩的人類勞動觀,其既包含著經濟學,也包含著人文科學,它不同于那種一根筋式的“本本主義”,更不會將思維簡單地“階級化”去“消滅資本”,而是會充分調動并發揮資本與勞動(即“死勞動與活勞動”)兩方面的積極性,使它們充分為我們的特色社會主義建設服務。這既符合馬克思主義的勞動原理,也能將資本主義理論的一些有益成分吸收并借鑒過來,用于補充完善我們自己的社會科學理論體系。

    在調動“死勞動”積極性的問題上,我國的市場準入和招商引資舉措,對國際資本形成了洼地,有效運用了其自私貪婪的本性,運用其充分調動了我國的“活勞動”,從而將中國一舉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實質已經第一了),這種中華智慧也只有中共才能在現代條件下激活并運用起來。

    2、關于中西方“人民”概念的解讀。在我們中國語境中,按照我們的組詞規律,“人民”屬于一個組合詞,其“人”必須是具有“人性”之人類,而按照馬克思主義勞動原理,人性的本質屬于勞動性,不具有“人性(勞動)”之人不能稱之為“人”。當然,對于兒童和老弱病殘,由于其還不具備或喪失了勞動能力,社會或家庭都負有對其予以妥善照顧的義務和責任,也不能將他們排除在人類之外。而“民”就屬于一個集合名詞了,所以,我國“人民”這一概念便基本屬于“勞動人民”,它屬于一個具有一定的政治含義并含有我們意識形態的一個詞匯,實質上屬于我國意識形態與其社會學意義的一種結合。

    然而,目前在國際上對于“人民”這一概念的運用,現在有些濫,比如資本主義的“民主選舉”也號稱是“人民做主”,但其本質無非是將其解釋并對代為“選民”和“公民”而已,與我們中國語境中的“人民”不屬于一回事。

    人類勞動觀直接決定著“人性”概念。由于西方資本主義的宗教信仰并崇尚“叢林法則”,在其“神性”鳩占鵲巢占了“人性”之位基礎上,所以其“人性與動物性”一直沒有區別,其“人性”實質上側重于“動物性”。別看西方那種“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民治、民有、民享)”說起來很漂亮,國民黨也崇尚什么“三民主義”,但其“民”實質屬于其“叢林法則”語境中的“人民”,與我國“人性(勞動)”語境中的“人民”概念具有著本質上的嚴格區別,不然中共為什么總能發動并領導中國的工農大眾和知識分子戰勝各種艱難險阻而取得那樣多勝利和奇跡?而它們為什么不能?

    在“人民”這一概念的解讀中,明確反映著人類進化的基本規律,即“人性(勞動)”戰勝“動物性(寄生)”的歷史大勢。

    三、中華文明同化外來文明的玄機

    在我國歷史上,曾遇到過多種多樣外來文明和文化的滲入,并且有些還曾信心滿滿地欲想使中國“改天換地”,但最終結果卻都被我們中華文明與文化給同化了,這里面的確深藏玄機,關鍵在于我們中華系統論的宇宙觀及其理論的基本結構與思維。

    在我們的本土理論現代化基礎上,只要確立了自然科學系統論的“宇宙觀”和社會科學系統論的“人類觀”,馬恩學說和西方科學等就會在我們本土理論的基本架構中各安其位,也各得其所,從而實現對它們予以同化的結果。

    通過前文和以上探討充分說明,在理論探索中,我們的本土理論研究才屬于重點,它不但關系到我們傳統理論的現代化,也直接關系到馬克思主義原理的解讀與中國化,更關系到人類文明的進一步進化。

    (一)中華系統論基本結構具有廣納博收的基本功能

    本來,我們的太極原理本身就蘊含著系統論基本結構,但由于種種原因,卻一直處于模糊狀態(其實其非常明確),再加之近現代西學盛行,它被這段喧囂的歷史進一步給塵封了起來,使其難見天日。但由于近現代科學的發展積累了大量的素材,促使其又自然浮出了水面。

    關于中華系統論的內容與形式表達,太極圖是最為典型的,其既能夠表達“陰陽+五行八卦”的內容,也能夠表達其“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縱橫運動的基本結構形式,兩者相得益彰,堪稱完美。由于前文已對其進行過解析,在此不予重復。

    正是由于我們的中華系統論基本結構非常完美,它不但能隨時代的發展而發展,同時還具備其它兩大功能:1)對其它理論與學說的鑒別和過濾,2)對其它理論與學說優長的廣納博收和兼容并蓄。

    (二)中華系統論對西方哲學和科學的鑒別與過濾。

    實事求是地講,由于本土理論研究的缺位,西方哲學近現代事實上已經占領了我國學界的理論和思維陣地,這屬于一個不爭的事實。

    1、中華“本根論”鑒別與過濾法。根據原理,中華“本根論”事實上也就屬于馬恩的“唯物論”(其“物”存在著與“物質”相混淆之嫌),但也實話實說,它較“唯物論”還要明確和徹底,能夠直接追到理論體系的本根,并且能直接追究到0,所以它事實上運用起來更好用。

    近現代各種文明、文化和理論相互碰撞,雖然其表現得較為復雜,但根據科學的發展運用中華系統論思維予以梳理可以將它們分別歸類,并從中進行優選,從而篩選出具備本根的理論體系,并對其予以相互取長補短進行重組,以實現其優中更優,使其更加符合宇宙與人類社會存在和運動的實際。

    “宇宙觀與人類觀”分別表示宇宙和人類社會的性質,由它們分別衍生出各自的基本矛盾,而由基本矛盾結合運動中各個不同的歷史階段在各種不同環境或條件中所產生的各種各樣的特殊矛盾,從而構成相應的系統論。

    根據“宇宙觀與人類觀”的鑒定,基本就能將各種文明和理論的性質確定下來,比如經過篩選,在古今中外所有理論體系中,最后入圍的只有三種:1)宇宙大爆炸理論的“大爆炸能量”,2)中國的“太極宇宙觀(氣)”,3)馬克思主義“勞動觀”,只有它們三者才屬于由0所萌發出來的根脈,也只有它們才能衍生出基本矛盾,而其它眾多文明、文化和理論學說等,該揚棄的就要揚棄,其若存在合理成分便經過去蕪存菁過濾并改造后“收編”進特殊矛盾之中。

    通過這一介紹大家應該清楚,為什么馬恩那樣強調“唯物論”基本觀點,為什么我國《易經》和《道德經》等的本質屬于“氣”,為什么我國古代理論與中醫藥科學屬于“氣一元論”,同時也能看清楚,在現代為什么“宇宙觀與人類觀”對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這兩大系統論那樣重要,因為它們既分別屬于其理論之“根”,也分別屬于其理論之“綱”而統領全局。

    2、對西方哲學的過濾。哲學思維這一問題需要再次強調一下,因為它屬于我們本土理論研究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個重大障礙,不將其過濾掉,就會束縛住我們思維的手腳,難以展開。

    據觀察,由于中共主導的理論研究方向是“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我國一些專家學者在學風上已經有所轉向,在逐步重視中華文化和理論的研究。但也能夠看出,許多人仍然對西方那種“哲學思維”難以割舍,有些也在為自己一直所從事的哲學研究進行粉飾,“哲學”詞匯仍不時出現在一些文章之中。這種情況說明,向本土理論研究的轉向可能需要一個過程,而由西方思維轉向中華思維過渡也需要一種自我革命,而這種自我革命本身就屬于一個痛苦的過程,其思維障礙屬于難以克服的一大難點。

    我國本土系統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這種基本結構是獨一無二的,它既能保持中華文明的延續發展,又能廣采博收外來文化的有益營養,應該說非常合理與科學。其“基本矛盾”已經含有并提供了基本的認識論思維方式,它屬于與自然運動相一致的一種思維,不含半點人為規定的因素,并且其還屬于馬恩所特別強調的那種徹底的“唯物論”思維,所以我們的本土系統論自然不需要西方那種“抽象”的哲學思維。別說馬恩已經將西方哲學定性為“多余的東西”,即便其學說中含有那種“哲學”,在其中國化的過程中也應該將其過濾掉。堅持中華“本根論或唯物論”,摒棄“唯心論”,這是我們本土理論在對待外來文化時需要堅守的基本原則,在這一點上它事實上比馬恩的“唯物論”還要嚴格,否則就不屬于我們的中華文明和文化。

    (三)中華系統論同化外來文明的實操演練

    大家都知道中華文明博大精深,其對外來文明和文化從來都是來者不拒,只要其有合理成分與有益營養,它會一概予以借鑒吸收,因為它能夠集眾家之長,摒眾家之短。

    請參看《太極圖的現代化解析》中的圖2“馬恩人類進化論基本結構解析示意圖”,它事實上已經將馬克思主義融入進我們的中華文明之中,并請其在中華社會科學系統論中“坐上位”,將其作為最高規格的“上賓”予以接待,已經將其融入了“基本矛盾(本質)”的最深層,并主導我國社會科學與文明的發展進步,也為其本身的進一步發展開辟了新的空間。

    而對于其它一些如資本主義文化和理論中的有益成分,也應該對其進行相應的“過濾”與“收編”,不過其在“去蕪存菁”后只能擺放在“五行八卦”或特殊矛盾的淺層,用以豐富我們系統論的現象學。這樣,就為它們都提供了相應的空間或位置,并且妥妥帖帖,各安其所,一點都不亂。

    為說明中華系統論同化其它文明、文化和理論以及其博采眾長的功能,并將其對近現代科學成果的消化吸收與自我革命的具體情況表述清楚,現將它們大體綜合如下:

    1、(宇宙)自然科學系統論。近現代科學發展非常迅速,取得了許多重要成果,為我國傳統系統論的進化提供了優質而豐富的素材。

    (1)基本矛盾。宇宙大爆炸理論屬于現代科學中最為前沿也最能影響自然科學全局的一種理論,對于其所反映出來的“暗物質與暗能量”,雖然科學界目前還沒有最終確準,但根據考察,基本可以將其確定為由大爆炸能量所分化產生的“正能與負能”(注:“暗物質”中可能混有些許物質成分),由此而對我國古代的“陰氣與陽氣”給予了現代化矯正。

    “基本矛盾”本身包含著“宇宙觀”,它的確立,事實上就將各種宗教神學給過濾掉了,也將“哲學萬能”給否定了。同時,它也可以解釋目前自然科學中所存在的一些重大矛盾。

    (2)特殊矛盾。近現代科學屬于物質科學,而反映物質科學的理論則屬于哲學,這已經由前文和以上大量考察可以說明。而物質科學所反映的運動都屬于相對運動,所以,西方的物質科學和哲學可以將其予以改造后“收編”進自然科學系統論的特殊矛盾之中。由此,它也對我國傳統理論中的“五行八卦”給予了相應的矯正,從而使其實現了現代化。

    2、社會科學系統論(哲學社會科學)。這屬于由中華系統論基本結構與馬恩的人類進化論相結合而產生的社會科學理論體系,它以馬恩的人類進化論為主,兼顧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同時也兼顧西方資本主義理論等的一些優長,由此而補充完善了我國傳統社會科學的缺欠與不足。

    根據目前科學發展的現狀,構建社會科學系統論或馬恩人類進化論的素材最為完整可靠,也最容易取得突破,它會引領西方整個理論體系發生革命。

    (1)基本矛盾。根據恩格斯的人類起源論,馬恩的人類進化論所反映的基本矛盾“人性(勞動)與動物性(寄生)”的對立統一矛盾運動,它屬于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運動,并能夠貫穿人類社會的始終。同時,也將其“階級矛盾”社會運動現象給予了深化,從而使其與基本矛盾實現了統一。這屬于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所在,也屬于我們社會科學系統論的基本原理所在。

    可別小看了這種“基本矛盾”的確立,它事實上能夠推動人類的進一步進化,并能夠產生一種新的人類文明。

    (2)特殊矛盾。目前“政治經濟學”所反映的一些社會現象,包括資本主義等的一些經濟和人文活動,在去蕪存菁過濾后,都可以被“收編”進這種特殊矛盾之中。同時,它為我們特色社會主義的“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建設會提供既符合“基本矛盾”原理,又能適應社會運動實際并能靈活多變的理論支持。

    關于中西方文明和理論的相融相通問題,在此懇請各位高手能夠發表高見,并進行交流共同提高,為我們中華系統論的現代化重構做出共同努力。

    四、中華文化與順序思維分別在新加坡和日本出現回潮

    新加坡和日本,這兩個國家在亞洲可以說是跟隨西方最積極的國家,但它們現在卻又開始了其“脫歐返亞”之旅,這一征兆反映著一種文明的變遷。

    (一)新加坡鼓勵“把華語融入日常生活中”

    新加坡這個國家的政治嗅覺非常靈敏,它在各大國的博弈中總能夠很快做出自己的調整,其有關“把華語融入日常生活中”的舉措具有某種風向標的意味。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2019-10-23日報道,針對“英語近年來取代華語成為華族家庭的主要用語”,其領導人強調,【講華語運動必須與時并進,適應本地語言環境的重大改變。“我們須要加倍努力,鼓勵國人把華語融入日常生活中,也必須想方設法保持我國華語的活力和獨特之處。”】其“與時并進”的含義話中有話,很耐人尋味。

    早在今年5-14日,新加坡《聯合早報》就登載了一篇文章:《鄭永年:開放與文明的復興》,其中說到:【(中國)在提倡“文化自信”的今天,迫切需要一場新的“新文化運動”。這場運動既非“復古”,也非“西化”,更非拒絕現代化。它應當是文明的、進步的、先進的,甚至具有革命性的。】如此看來,我國的這場“新文化運動”早已對外形成影響,而新加坡“把華語融入日常生活中”的舉措,這是用中華文化取代英語“成為華族家庭的主要用語”的一種標志性轉折。

    (二)日本重新采用“先姓后名”順序

    據《觀察者網》2019-10-25日報道,《明年起日本人名羅馬字將采用“先姓后名”順序》。報道稱,【日本文相萩生田光一在當天內閣會議后的記者會上透露,相關中央省廳已商定,自明年(2020年)1月1日起,只要沒有特殊原因,政府公文中用“羅馬字”書寫日本人名字時將采用“先姓后名”的順序,…所謂“羅馬字”即是用拉丁字母拼寫日語發音的一種表示法。與中國、朝鮮、韓國等按照本國人名讀法,用“先姓后名”的方式拼寫本國人名的方式不同,日本自明治維新之后便開始模仿西方國家“先名后姓”的寫法。】至于日本是否受中華文明復興所影響還不敢確定,但其在向東方的順序運動思維回歸卻是確鑿無疑的,這也屬于一種積極的信號,說明其思維已經開始了“脫歐返亞”之旅。

    另據報道,俄羅斯今年也首次將漢語列入其高考,當年我國曾大學俄語換成了現在俄羅斯大學漢語,文化傳播方向由曾經的由西向東開始轉向了現在的由東向西,出現了根本性逆轉。

    這些跡象說明,中華文明復興不但在國內取得了明顯成效,它在東南亞和東亞以及周邊的成效也正在逐步顯現,其對于臺獨和港獨分裂分子的是非觀念會在其思維深處產生某種積極的示范效應。

    最近所出現的這些新的跡象很能說明問題,尤其是新加坡和日本這兩個國家的示范作用不可小覷,它反映著西方陣營內部的某種轉化,如果進展順利,它會在全世界發生一種連鎖反應,從而助推世界新文明的誕生,并助推人類文明的新一輪進化。

    當然,做好我們自己的事,首先在我們國內實現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那才是最為關鍵和主要的,它才屬于我們中華文明偉大復興的主旋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5年生于山東惠民縣,1971年高中退學在農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農民和3個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過在職學習獲取部隊“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大專學歷,1992年轉業到“濱州外貿食品公司”,1997年下崗四處打工,2004年創辦企業,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間沒能掌握相應的基礎知識,所以在養病期間便自學生物學等自然科學,想搞懂搞通一些問題,由此發現一系列矛盾,便順著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觀與方法論。由于是自學,從未在正規雜志發表過文章。所以,在草根網開博(或許是不知深淺)也算是自己拜師學藝。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bifdgx.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nba的胜分差什么意思 重庆快乐十分 拉伯配资 麻将有番是什么意思 青海十一选五 四川成都麻将下载 吉林11选5走势图 卓鼎策略 捷报比分直播排球即时比分网 盛大比分网 浙江20选5最新开 6场半全场 皇冠比分即时走地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 000427股票行情 福安白板麻将算法规则 3d定胆杀号精准